滋味小說網
滋味小說網 > 言情小說 > 天降惡夫 > 第十六章

天降惡夫 第十六章 作者 : 朱輕

    【第十章】

    沈宅外頭安安靜靜的,可當老江將馬車催進了落轎廳,蘇曉嬋被翠兒扶下馬車以后,她猛地看到了醫館里的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高掌柜,傅大夫,萬大夫,還有伙計們和沈思皓的徒弟們。他們人人都帶著氣憤填膺的表情,手里還拿著木棒什么的,蘇曉彈一呆。

    眾人得見蘇曉嬋,皆大喜過望,一時間,眾人紛紛說道:“太好了,夫人平安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莫怕,沈大夫雖不在,但劉家人想欺負您還得問問我們同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莫急,咱們已經使了人,騎了快馬去縣城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從明兒起您就別出府了,有什么事兒咱們頂著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各位了。”蘇曉嬋心下感激,奈何卻因為幾乎一整天顆粒未進,方才又經歷了驚魂一刻。此刻一放松,她滿臉慘白,胃疼得無以復加,腳下連站也站不穩了。

    翠兒及時地扶住她,對眾人說道:“好了,夫人身子不適,我先扶她進去休息了。你們在這兒看著點,莫叫蘇家和劉府那邊知道,上咱們這兒來鬧事。”

    “翠兒姑娘放心吧,咱們在這兒看著。”

    蘇曉嬋被翠兒扶進后院,翠兒已經讓人熬好了白米粥,蘇曉嬋與弟弟分食了以后,便被翠兒勸著回房歇息去了。

    待在熟悉的屋子里,躺在溫暖又舒適的大床上,蘇曉嬋怔怔地看著床頂,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緩過神來。

    得知麻氏,劉氏與蘇云妙合伙算計自己的時候,蘇曉嬋是很氣憤的,而陷害蘇云妙,讓她替代自己被送到劉府去,其實也是她急中生智,稍有不慎,便會被麻氏或劉氏覺察。萬一在這過程中,麻氏或劉氏撕破了臉,非要綁了她去見什么莫老爺的話,那可怎么辦?

    如果沈思皓在,如果爹爹在,這些人還敢這樣欺負她嗎?想到這兒,蘇曉嬋的淚水忍不住又嘩嘩地淌了下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爹爹和他怎么樣了?

    一想到爹爹和沈思皓,蘇曉嬋腦子里靈光一閃。她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,其實劉氏和麻氏一直都在偷偷摸摸的搞小心思,但之前爹爹和沈思皓在的時候,他們從來也沒有讓蘇曉嬋擔心過這些。

    蘇曉嬋之所以在出嫁前能過上順遂的生活,全賴爹爹的一力承擔;而她在出嫁后,依舊可以過著看似平淡簡單的生活,這其實也是因為沈思皓以一己之力扛起了這個家的緣故。

    他造就了一個溫暖的家,將一切不好的事情全都隔離在外,又任由她在家里撒嬌弄嗔,想通了這一點,蘇曉嬋的眼淚又開始嘩嘩地流。

    蘇家。

    一大早,劉氏美滋滋地起床,正準備叫蘇云妙出來用飯,卻見她屋里空空如也,且仆婦來報,說小少爺也不見了,劉氏隱隱覺得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“快去找他們。”劉氏怒道。

    “找誰呢?”沈思皓與蘇老爺突然出現,把劉氏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們怎么忽然回來了?這可怎么辦,若是他們知道蘇曉嬋,還有昨天為了作戲嚇唬蘇曉嬋,現在滿府都糊著白紙還置辦了靈堂。

    劉氏眼珠子一轉,開始演戲,“老爺你不是已經……哎喲,老爺啊,我對不起你,都是我娘家的那個嫂子,她……她說你死了啊。”

    劉氏一邊干嚎,一邊打量著這翁婿二人的神色,嫂子麻氏不是說,老爺和沈思皓至少也要待上大半個月才能回來嗎,怎么這就回來了?

    蘇老爺冷冷地盯著她,眉頭越擰越緊,渾身怒氣難掩,而劉氏說到后面,聲音越來越小,還覺得渾身發冷。

    “嬋兒在哪兒,快讓她出來見我。”蘇老爺又問,他的聲音很冷,因為已經有幾撥人來向他示警,說他的長女蘇曉嬋出了事。他才與女婿騎了快馬,整整兩天兩夜沒敢歇腳,直奔青臺縣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劉氏哆哆嗦嗦,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這時,蘇家門口突然喧嘩了起來,劉氏如蒙大赦,便逃似地朝外頭走去,還回過頭來對蘇老爺說:“我去外頭看看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不料,劉氏還沒走到門口,便有人憤怒的大吼道:“劉氏你在搞什么鬼?”伴著一聲怒吼,一隊娘子軍氣勢洶洶的女子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為首的便是麻氏,以及麻氏手里還捉著蓬頭垢面,衣衫不整的年輕女子。

    劉氏震驚地呆在原地,“嫂子?”

    麻氏在盛怒之中,也沒有注意到站在花園里的蘇老爺與沈思皓。她怒氣沖沖地將那蓬頭垢面的女子往劉氏搡去,大罵道:“你們母女到底在玩什么?莫老板明明說的是要蘇曉嬋,你把蘇云妙送過去作甚?”

    劉氏忙抱著那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子,撥開亂發一看,可不正是蘇云妙?

    “妙兒,娘的心肝寶貝,你這是怎么了?”劉氏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蘇云妙還沒說話,麻氏便氣得發抖,指著二人鼻子大罵,“說好了把蘇曉嬋給莫老爺做妾,你怎么又反悔了?說,你說,是不是你想自個兒當莫老爺的丈母娘,所以就把蘇云妙送了去?呸!你倒是想要你的女兒攀高枝兒,可人家莫老爺看不上,人家要的就是蘇曉嬋,即便你讓蘇云妙爬了莫老板的床又如何,人家還不是把她給趕出來了。你說你這又是何必?昨兒不是才說好了,把蘇曉嬋送與莫老爺做妾,蘇云妙贈給沈思皓做填房嘛。”

    麻氏氣得一通亂罵,渾然不顧劉氏給她打眼色。

    蘇云妙忽然看見了站在陰影里的繼父,她從劉氏懷里掙脫,撲到他的腳邊,大哭,“爹爹救我。”

    直到這時,麻氏才看清楚站在屋檐下的蘇老爺與沈思皓,她暗道糟糕,轉身要跑。沈思皓一把捉住她,“急什么?先把話說清楚,你把我娘子弄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麻氏害怕,急著逃跑,“侄女婿你松手,我什么都不知道,都是劉氏策劃的,你問她去。”

    劉氏瞪著眼睛直搖頭,指天劃地的說道:“沒有沒有,我可沒有,主意都是她出的,莫老爺也是她找來的。”

    麻氏怒了,指著她的鼻子,“你什么意思,當初可是你求我來著,現在怎么著,想一推百了,我告訴你,沒門兒,我死也要拉著你墊背。”

    劉氏懼怕麻氏的蠻橫,眼淚汪汪地撲到蘇老爺的身前,抱住他的腿,楚楚可憐地叫喊道:“老爺。”

    沈思皓已經明白了,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,劉氏母女和麻氏合起伙來欺負他的娘子。

    “我家娘子到底在哪里?”他手上用勁兒,麻氏吃痛嗷嗷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邊蘇老爺也暴怒起來,罵道:“毒婦,我好好的女兒,到底被你禍害成什么樣兒了?”

    劉氏眼淚鼻涕糊了一臉,搖頭哭道:“不知道,我什么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沈思皓嫌惡地將麻氏扔地上,又瞪了劉氏一眼,冷冷地對蘇老爺道:“岳父,若是嬋兒出了事,憑她是天王老子,小婿也饒她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老爺,真和我無關哪。”劉氏剛開口,蘇老爺一巴掌撮了過去,罵道:“我容你不是讓你留在我蘇家作妖害人,害的還是我的命根子,我的掌上明珠!”

    這邊蘇家正亂成了一鍋粥,那邊沈宅的老江卻奉了主母蘇曉嬋之命,前來蘇家打探。見蘇家大門敞開,亂亂紛紛,又見門口栓了兩匹馬,老江懷疑是不是自家老爺回來了,便進來看看。

    不料,他果然看到了沈思皓,連忙上前稟報。

    沈思皓聽說昨夜蘇曉嬋就已經逃回了家中,不由得心下大定。可蘇老爺比他還著急,當下便命家人將麻氏,劉氏與蘇云妙看守起來,然后翁婿又騎馬趕到了沈宅。

    話說蘇曉嬋在沈宅待著也是戰戰兢兢的,直到爹爹和沈思皓突然回來了。

    她呆了一呆,哭著朝兩人跑了過去,“爹爹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蘇老爺見了女兒,便立時松了口氣。他雖疼愛女兒,卻也守著規矩,于是便旁邊讓了讓。蘇曉嬋撲進了沈思皓的懷里,蘇曉軒則跟大姊后頭朝著蘇老爺跑去,蘇老爺彎下腰,抱起了兒子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不在家的時候,娘親,麻舅母,還有二姊,她們都欺負大姊。嗚嗚爹爹,軒兒好害怕。”蘇曉軒摟著爹爹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原來麻氏一直覬覦沈蘇兩家的財富,奈何蘇老爺一直防著劉氏,所以劉氏雖千方百計從家用里扣出錢來送到劉家去,但麻氏卻并不滿足。

    而那個莫老爺,就是上回去找沈思皓看病,覬覦蘇曉嬋的美貌,最后被沈思皓教訓了一頓的那個胖老爺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是個江湖騙子,沒有本事卻很會吹,哄得劉家人把他當成了座上賓。這莫老爺看上蘇曉嬋的美貌,又想報沈思皓戲弄之仇,便以劉家長子的前程為要脅,半哄半威脅麻氏夫婦,非要得蘇曉嬋不可。

    于是,麻氏趁著蘇老爺去了縣城,謊稱他在那兒出了事,把沈思皓給引走了。然后她便來到蘇家,蠱惑劉氏母女,一起設計陷害蘇曉嬋。

    本來麻氏的計劃是萬無一失的,但是蘇曉嬋給楚菲菲的那封信卻是她沒料到的。楚菲菲一接到信,便請了她的夫君幫忙去問問,她夫君是個熱心腸的人,當即便派人去找,很順利就找到了正在縣城收購藥材的蘇老爺,而這時,沈思皓也正好趕到。

    翁婿倆一照面,便心知不妙,便在楚菲菲的夫君幫忙下,連夜騎了快馬趕回來。誰知昨天夜里,半路上又遇到了騎著馬前來報信兒的沈思皓的徒弟。沈蘇二人得了信兒,急得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,拼命往清臺縣趕。

    也幸好蘇曉嬋機敏,才躲過了這一劫。

    待蘇老爺說完了他和女婿在縣城的經歷后,蘇曉嬋也說了自己在家中的遭遇,不過大部份都是蘇曉軒在說。

    沈思皓一直盯著蘇曉嬋看,他的目光那樣明亮,耀得蘇曉嬋都不敢正視他。倒是等弟弟講完了以后,蘇曉嬋擔憂地問道:“爹爹,你如何處置二娘?”

    蘇老爺面沉如水,“你好好兒的跟著女婿過日子就成了,管那么多干嘛?對了,軒兒再跟著你倆住上幾日,待我清理了門戶再說。”

    蘇曉嬋只得應了一聲是。

    用完飯,蘇老爺便離開了,蘇曉嬋讓翠兒照看弟弟,她則服侍著沈思皓沐浴包衣。

    為了趕路,沈思皓已有五六天不曾好好休息過,更談不上沐浴包衣什么的。他身上的衣裳不知被汗水給捂濕了多少次,已經變得如同木板一樣硬,而且他的頭發也打成結兒。

    蘇曉嬋讓他浸坐在滿是熱水的浴桶里,她則搬了個小板凳,坐在他的身后,小心的替他搓洗著打了結的頭發。因無話可說,她便隨便找了個話題,說道:“哎,劉家人壞死了,尤其是那個麻舅母。”

    沈思皓啞著嗓子說道:“放心,她三番四次的算計你,岳父不可能再饒了她。倒是你,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使李代桃僵這一計。”

    蘇曉嬋噘著嘴兒說道:“難道我就這么白白被人欺負?她們敢算計我,我就要讓她們嘗嘗被人算計的滋味兒。”頓了一頓,她又好奇地問道:“昨兒晚上,她們都沒能認出蘇云妙來嗎?包括那什么莫老爺也沒認出她來?”

    沈思皓道:“我看蘇云妙衣衫不整的樣子,怕是已經被莫老頭兒給輕薄了。”

    蘇曉嬋突然就有些吃味,說道:“你還看到了她衣衫不整的樣子,我且問你,她衣衫不整的樣子是個什么樣子,你倒是給我說個清楚明白啊。”

    沈思皓一滯,莫名其妙的,他面上就帶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先前他和岳父一同回來的時候,她哭著喊他夫君,這會兒她還用這樣酸溜溜的語氣和他說話。

    只可惜,蘇曉嬋坐在他身后,看不見他面上的笑容,此刻見他這樣沉默,她心中又是氣惱又是嫉妒,便將手里的木梳一擲,氣道:“不理你了,你自己去找個衣衫不整的來給你洗頭,哼!”說著,她便賭氣站起了身,準備離開凈房。

    不料她剛起身,便有一只極強壯有力的胳膊給攔腰抱起。

    ……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天降惡夫最新章節 | 天降惡夫全文閱讀 | 天降惡夫TXT下載
乡村小说合集 新疆35选7大星彩票 s江苏十一选五任三 辽宁35选七最新开奖 上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mba院校排名及学费 甘肃3d开奖结果 德州麻将秘籍 3分PK10是不是统一开 内蒙古11选5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5开奖 球探比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号